首页  >  移民资讯  >  美国移民资讯  >  

【聚焦美国总统大选】一场“艰难选择”的美国大选 被指“狂野困惑闹剧”

  在美国大选中,一党选民不喜欢另一党候选人是很正常的事,但他们连本党候选人也不喜欢就不正常了,而很多两党以及独立选民对两党候选人都不喜欢,那就更不正常了。

  

  然而,这在2016美国大选中却成为一个相当普遍的“常态”。在本次总统候选人的竞选中,充满“喧哗与骚动”,大选底线不断“刷低”,政策议题让位于个人攻击,“录音门”“避税门”“邮件门”“基金门”等层出不穷……

  很多选民无奈地将自己称为“不情愿的投票者”,在进行“艰难选择”。

  “艰难”徘徊之间

  在大选摇摆州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中心,记者采访了辩护律师科林·麦克纳米。

  “我的票将投给川普,”麦克纳米说。“我投票更多的是对希拉里说不,而不是对川普说是。”“川普在电视上表现的像个滑稽演员,并不像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功商人。”

  33岁的麦克纳米身着西装、头发修饰整齐,他的妻子是一位有两名雇员的小企业经营者,家庭是典型的城市中产上层。

  “我是独立选民,倾向投票给共和党仅仅因为经济议题,”他说。“如果我妻子公司的税高了,她就得解雇至少一名雇员。”

  但川普真能“回报”麦克纳米的选票吗?川普22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林肯曾经发表著名演讲的地方,发表“演说”,阐述他如果赢得大选的“执政百日”计划。

  “他的讲话很糟糕,”麦克纳米说。“他所做的是攻击那些妇女,而不是阐述对国家的远见,这不仅是对共和党的不尊重,也是对葛底斯堡这个神圣地方的不尊重。”

  转过街角,记者遇到一位30多岁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女选民,她表示将投票给希拉里,“因为她给我的惊吓更少些”。

  “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不喜欢两人中任何一个,大选还有这么多负面新闻。我希望能有更好的候选人。”

  “美国需要一个‘重置’按钮”

  大选年,无法选择固然艰难,选择后仍感无奈,是麦克纳米等很多选民面对的更为艰难的现实。

  10月20日发布的《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联合民调显示,希拉里和川普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选举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分别有半数和63%的选民对他们持负面看法。

  法国作家大仲马曾说,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大选年,很多美国选民或多或少会有“变革”的希望,但此刻,只能处于无奈的等待。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纽敦,记者采访了从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赶来参加婚礼的唐娜·鲁洛。

  “这场选举是场狂野、困惑的闹剧,与思想和政策无关,与媒体和挣很多钱有关,”鲁洛说。

  鲁洛拥有一家小型进口企业,是典型的小企业经营者,也是一位作家。虽然加州是民主党和希拉里的票仓,但鲁洛表示将票投给川普。

  她直言自己是一名“不情愿的投票者”。“川普不是我想选的人。但我不能选希拉里。”她担心民主党政府会加税,这意味着她的公司要解雇一些员工,因为付不起全员的保险。

  “美国需要一个‘重置’按钮。按这个按钮,从头开始,”她说。

  “这是一个投票制度的问题”

  2016美国大选是“最不符合常规”的大选。在麦克纳米看来,问题在于两党的政治分化。在鲁洛看来,问题在于“金钱政治”。

  而在宾州伊斯顿市选民、20多岁的比萨店服务员威廉·塔克看来,这是一个投票制度的问题。

  “投票制度如此腐败,它一定出了问题。国家被富人控制,我们在这个体系中没有多少分量,”塔克说。

  正因如此,作为独立人士的塔克在大选中选择不去投票。“我不认为两名候选人中的任何一人会把我们最重要的利益放在心上。投给任何人都不会改变任何事。”

  如果一个人到快餐店吃饭点饮料,而快餐店所能提供的仅仅是两种碳酸饮料,那么这名顾客貌似可以选择,但其实只是在不同品牌的两种饮料间选择罢了。

  2016美国大选,无论是普通人的心里话,还是全国民调的结果,都表明很多选民陷入类似的“点饮料”困境。在“艰难选择”中,现实焦虑似乎难以化解,他们寻求“变革”的希望,正与选举渐行渐远。

以上文字由北京兆龙移民(www.zhaolong.net)版权所有, 请勿转载。

更新时间:2016-11-02
相关文章

免费评估

国内顶级专家帮您解析移民政策

私人定制您的移民方案

本网站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北京兆龙出入境中介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所有版面设计已工商备案 翻录必究京ICP备12047890号-8网站地图内容索引